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这20年,我们等得好心酸,他却活得比谁都体面...

[日期:2019-02-11] 来源:只要免费网  作者:只要免费网 [字体: ]
☛OKNC上线BW交易所☚什么是体面?
自由、通透、站着把钱挣了,就是体面。






陈佩斯又要让许多人失望了。

这几天,朋友圈流传各种不知真假的春晚节目单,每年这样的节目单里,总少不了陈佩斯和朱时茂这对老搭档的名字。

可是人们期待的热情还未熄灭,今天就被本人否认了。

 


但这条微博下的评论却让人哭笑不得:

有网友称朱时茂是天天作妖的18线艺人,连微博都不玩的陈佩斯就更不知道是谁了。

确实啊,这个流量为王的年代,还怀念着他们的人都老了吧...

 

1999年春晚,陈佩斯一纸诉状将春晚告上法庭,官司赢了,他也几乎也消失在大众视野中。

 

说起来,陈佩斯真是这个时代的超级另类。

他一身傲骨从不低头,却为了没有彩排好的戏而流泪;

他是小品的创始人,从未获过任何国家奖项,却比谁都干净;

在这个人人追名逐利的时代,他却叫人们忘了他....

 

时光匆匆,倏然而逝,他离开时,我们还未长大,但他离开得越久,我们反而越怀念他。

这20年,看着演艺圈风波不断,娱乐至死;我们等他归来等得心酸,他却活得比谁都体面...


1
“我赶上那么一个时代,
我就坐在这条船上了”

今年已经65岁的陈佩斯,变成了白胡子老头,

世间再也没有那个吊儿郎当又充满活力的陈小二了。

但好在记忆里总有那么一个“小人物”,在你痛苦挣扎的时候告诉你,人生再难,也要笑啊。

 

1984年,整个中国还没有“小品”的概念,

直到陈佩斯和朱时茂上台前一秒,当年春晚的总导演还在千叮万嘱:

“你们记好了,千万别说错话,要是出了重大事故,你们可就害了老哥我了!”

结果那一年春晚,陈佩斯对着一个空碗呲溜了两碗面条逗笑了全国人民。

这也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公演的小品。

 

陈佩斯彻底火了,可以说整个八十年代,成了中国喜剧的“陈佩斯时代”。

《羊肉串》里叫卖羊肉串魔性的声音好像还在耳边回荡。

 

看着他跑过来,自动代入了“队长,别开枪!是我!”

 

“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

 

《警察与小偷》里那无处安放的手,隔着20年的时空还跟着他一起捏一把汗

 

那时的他好像用尽每一个细胞给观众带来欢乐。

 

但很多人不知道,陈佩斯起初并不喜欢喜剧,甚至入行很久还惦记着干别的。

 

陈佩斯的父亲陈强,是那个年代最红的男演员之一,全国十大男演员,百花奖最受欢迎男演员

 

那个时代的明星可没有现在这么好当,

陈佩斯跟着父亲去插队,陈强甚至还一度在“十年革命”中被以“好人怎么可能把反派演得那么好?”为理由打成黑帮。

 

陈佩斯也因此受到牵连,他想做导演,被人家临时换了人;

想当演员又没有一张正派的脸,鼻子大,眼睛小,一副脸皮厚,心思多的样子。

 

但陈强觉得儿子有天赋,于是说:你去做喜剧吧,逗笑大家也是好事。

也许是命运安排,陈佩斯就这样成了一个喜剧演员。

 

八十年代的中国是艰苦的,那时候流行的表达是宏大与伤痛。

但人们是淳朴的,他们一心想着做一些让这个社会更好的事情。

所以陈佩斯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愿望,让大家快乐起来,笑比哭更有价值,把快乐还给老百姓!

 

20年过去了,他给无数人带来了欢笑,成为一个时代公认的喜剧之王。

但他却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人啊,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是时代选择了你,你才能往前走。


2
“我不是斗士,我要的是自由”

1999年距离现在刚好20年,如今回看那一年春晚,

崔永元、赵本山、宋丹丹联手演绎的《昨天今天明天》,白云、黑土妙语连珠,“笑果”惊人。

没人注意到,那一年在这个舞台上,没有了陈佩斯和朱时茂的身影。

 

也没有人注意到,前一年98年春晚舞台上,

《王爷与邮差》朱时茂的话筒上场没多久就坏了,整场表演,几乎只能靠“吼”,原来准备的声效光碟,现场也没给他们放。

下场后,陈佩斯因为效果太差哭得像个孩子,就此离开了这个舞台。

 

1999年初,央视下属的公司却擅自将他们的小品集结出版,陈佩斯一纸诉状将春晚告上法庭。

官司赢了,他也几乎也消失在大众视野中。

 

有人说如果他当时肯委屈求全,说不定现在会更好。

但他却很肯定:凡是委曲求全的,没一个过得好的。

 

二十年后,陈佩斯每年都能看到网上流传自己婉拒春晚导演组邀请的消息,年年邀请、年年婉拒。

他只能在采访中坦诚地表示:

对陈佩斯,人们存在一个很大的误解。

春晚只是个小的不能更小的事,但外界总会翻来覆去。

即便是央视版权那档子事,他还是会离开。

他说:我们离开是因为那些东西已经桎梏住我了,我们在这么烂的世界里生活了几十年了,再把余生都这么烂下去,多没劲啊!

学不会弯腰的陈佩斯选择离开,只是想离自由近一点,离权利远一点。


3
“诱惑永远都有
但人要活得明白...”

许多人都知道陈佩斯是一个喜剧演员,却鲜有人知他还是一个导演、电影演员。

曾经计划经济环境下,没有人愿意投资“娱乐片”,当时中国的喜剧电影几乎一片空白。

 

陈佩斯的第一部电影《父与子》,剧本写完了根本就没人搭理,他只能四处求人拉来投资。

他亲自参与导演、编剧,出任主演,艰难拍摄。

 

不出所料他的电影做一部火一部。

《父子老爷车》《孝子贤孙伺候着》《傻帽经理》《二子开店》……放在今天来看依然是经典。

每每提起陈佩斯也都自豪地说:“我们的电影那时候票房都在前三名,前面可能是港台片,但我们的没掉出前三名。”

 

90年代的陈佩斯还特别想拍一部属于中国人的《美丽人生》,

但他的电影梦却在20年前潜规则的黑色海洋里触了礁。

 

那时候偷瞒漏报票房的情况非常严重,演7场报3场,100%上座率,上报只报40%的情况屡见不鲜……

所以电影是火了,陈佩斯却亏了,欠债300万。

 

前几年有人问他,最近电影这么热,对你不是一个诱惑吗?

他却说:电影热是好事,也是坏事。诱惑是永远会有,但人要活得明白。

他本可以凭着票房不俗的电影赚得盆满钵满,但他没有。

“我不愿意,因为那要出卖灵魂,我不愿意做。”

 

是啊,诱惑永远都有,但人要活得明白。

他从未忘记自己的初衷,是奔着把快乐还给老百姓,把这份人的基本的权利还给他们去的。


4
“我拍了很多悲剧,
但你们都说那是喜剧”

在那个网络还不发达的年代,与央视闹翻后,一时风头无两的陈佩斯沉寂了,但流言却满天飞:

有人说他穷困潦倒到付不起孩子280块钱的学费,也有人说他走投无路只好带着妻子,去延庆承包荒山种起石榴谋生。

一时传言真假难辨,但躲到山里去却是真的。

 

陈佩斯说,那个社会安宁惬意得,让他感动。

让他逐渐明白,这个世界上事情不是非黑即白,人心也不是非善即恶。

 

再见到陈佩斯,他已经做起了话剧,开了演员培训班。

他东拼西凑才艰难地凑了一笔钱,排了一出话剧《托儿》。

为什么不利用自己的名气捞金走穴呢?

陈佩斯说:排话剧虽然辛苦,但可以站着就把钱挣了。

 

果然这部话剧首场上座率达到95%,在50多个城市演了120场。

陈佩斯的老搭档朱时茂曾说,

他演《托儿》演到第33场的时候,感觉很累,很寂寞,年纪大了吃不消。

但自己身边这位老伙计却非常享受某种自虐的快乐。

 

接着陈佩斯排了一出《亲戚朋友好算账》,一年内演出近60场,观众80000人。

 

后来陈佩斯又排了《阿斗》,这部话剧里的陈佩斯的脸上满是悲怆。

但台下的观众,依旧笑得不可开交。

 

朱时茂看完,说陈佩斯是“把一个不可能成为喜剧的戏演出了喜剧的意味”。

而在陈佩斯却说:我拍了很多悲剧,但你们都说那时喜剧。

1980年《天生我材必有用》
陈佩斯在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时,
所演绎的是城市边缘青年;

 

1986年《少年的磨难》
他在一条土路上拍戏,光着脚追汽车。
“上万人看我光着屁股在那跑呢,
别人看着觉得好笑。”

 

1996年的《为了新生活前进》。
是第一部关注农民工题材的剧
他让大众先笑起来,
在欢笑中体会农民工的境遇。

 

2015年7月,酝酿许久的话剧《戏台》正式开演,他说喜剧的内核都是悲剧。

所以在《戏台》中,陈佩斯扮演戏台班主侯喜亭,依旧是一个挣扎在各种势力下的小人物。

经过3年巡演,《戏台》获得了9.2的高分,仅次于《茶馆》。

 

《戏台》开戏前,陈佩斯总会先招呼一声:“承蒙您照顾啦。”

台下掌声排山倒海,也印证许多年前的哪句台词:“你管得了我,你还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吗?”

 

如今在舞台上,我们似乎看到了当年提溜着眼珠的陈小二,从一个叛逆少年,走过了叛逆中年,又到了叛逆老年,

世人多媚骨,他却未曾变过,一刻都不曾停歇让人们在笑声中看清这个世界。


5
“请你们不要记得我”

陈佩斯时常自称“手艺人”,因为他对喜剧艺术苛求到了极致,

从打磨小品剧本,到雕琢话剧剧情每一个眼神、动作、台词,都要经过反复推敲。

他开公司,创办喜剧课堂,和世界抗争,做了40多年喜剧,还没想过要停下。

 

但花甲之年的陈佩斯却要人们忘了“陈佩斯”,

他说:如果50年后还有人记得我,那就说明那个社会一定不正常。

但他说完这样的话,却客串了《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大闹天竺》这样的片子...

面对质疑,陈佩斯无奈:“90年代电影也很苦,又挣不到钱,但那些老伙计都跟着,现在他们有要求我就来了,这叫义气。”

 

其实更多的时候是朱时茂死乞白赖拉着他去的,朱时茂朋友很多,但他陈佩斯有朱时茂这个朋友就够了。

 

如今陈佩斯老了,眉毛和胡子都白了,他比任何时候都要透彻:那些外在的,浮华的,戏一散就没了。

但他又比任何时候都要脆弱,并且一天天老去、脆弱下去,每天早晨一看,一堆药在等着他。

 

但人老了,血还是热的;腰弯了,骨头还是硬的。

在一个采访的最后,有人问陈佩斯就没想过名垂青史之类的东西?

陈佩斯大笑着说:我有毛病啊。

 

这就是陈佩斯,一个纯粹、干净、宠辱不惊、体面的艺术家,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这也是为什么20年过去,人们依旧怀念陈佩斯。

 

如果真如朱时茂所承诺,会筹划一次合作,真想再看一次这对老搭档的表演啊,在哪个舞台都行。

哪怕不表演,只是静静地坐着都会让人回想起曾经浓浓的年味吧...

   


“皇军托我给您带个话:观众想您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只要免费网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版���章由币乎、知币、币车等内容社区转载而来
  • 如您是文章原作者,对本站转载有异议,请联系删除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