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从知币困境看区块链内容平台当下的困境

[日期:2018-10-08] 来源:向北社区  作者:丁解牛 [字体: ]

知币CEO王子龙在9月29日发布了一封信:《感谢用户对知币的付出,我曾辜负用户、辜负团队、辜负行业难得的黄金赛道》。

 

从品牌公关的角度来说,这实在是失策。毕竟一个项目能不能活,跟是否获得大家的同情没什么关系,而是

要收获大家的信心。

 

不过,知币如果倒下了将是区块链内容平台的里程碑事件。☛抖戏app公测,注册每天分红20元☚

 

 

其实在互联网领域,也有一家类似经历的公司,开心网。不过其CEO程炳皓是在离开以后,才发表的复盘回顾信。他们的相同点都跟新浪好像有点联系,程炳皓是从新浪出来,跟新浪的同事创的开心网。而王子龙是新浪的高级产品经理。

 

从热闹到沉寂,开心网花了8年,而知币花了6个月。

 

1.冷启动,用户量的快速上升期

 

开心网当时的定位的用户,是都市白领,切入点是社交游戏。没想到一炮而红。

 

在这个赛道里,同时也有从校内网出来的王兴,结果,没比过开心网,失败转型。

 

而开心网则由于社交游戏的持续火热,一度爬升到当时中国网站的第八名,SNS网站的第一名。

 

而知币网则是3月份开始组建团队:

 

4月初的注册送币活动进行非常顺利,在短短三周内获得了332541名注册用户。当时本来团队的目标是完成10万注册用户,后来用户通过口碑和群传播迅速增长,团队士气振奋。

 

这两次冷启动都为未来的危机留下了伏笔。

 

 

开心网当时面临的问题是就是社交游戏的生命周期极其短暂,以及被竞争对手快速跟进模仿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的严重,但是被程炳皓给忽视了,在回顾中其反思:

 

 

而社交游戏的乐趣在于人和人的一种新形式的交互乐趣-善意的玩笑,这种善意的玩笑经历了几次改良创新-从朋友买卖到争车位到偷菜,人们对这种玩笑的笑感被用尽了。用户不是对一款社交游戏失去兴趣,是对所有社交游戏失去兴趣。2011年之后,市场上基本没有纯粹的社交游戏了,有的只是传统游戏加上社交元素。

 

而知币网的问题,低估黑产。在这个时间段,由于空投暴富的现象已经有很多,导致早已被成规模的地下黑产盯上,通过技术化和批量化的手段,实现了「撸羊毛」。即使项目方知道,但是重视程度根本不够。我就听过有人在知币上光撸代币就几百万的。但是,王子龙在信中暴露出对这种情况的无知。

 

 

因为知币app每天是只能提现一万的,但是我们经常看到几十万的卖单,并且有人用恶意的盘口语言与做市资金为敌,我们第一怀疑有可能交易所在作恶收割知币项目方,第二怀疑是竞争对手在伤口撒盐,收集筹码抛售。

 

这个往往是项目最幸福的阶段,看似暴增的用户量,市场热度,媒体曝光等等。

 

社交类内容类平台最忌讳的就是突然无节奏的大规模爆发,导致大量用户涌入以后,多层次的用户群需求相

互交织,互相冲突,这种矛盾激化会让项目方处理起来变得棘手。

 

比如,Facebook的拓展路径,从常青藤学校,一所一所的扩张,慢慢放用户进来。

 

比如,知乎在这方面就更加谨慎,从2010年开始内测,到2013年才开始开放。

 

2.路径依赖,用户量持续上涨

 

经历过第一阶段的冷启动以后,整体的用户量将会由于惯性进一步上升。

 

但是这时候的团队负责人往往心态会「异化」。

 

用程炳皓总结的话来说:

 

 

成功本来有无数偶然因素,但是我们当年没有认识到这个,我们开始总结,给自己总结了很多光辉的理论,然后说,我们今后就还坚持这么干,扩大战果。

 

我曾经体验过知币一段时间,其优势是对新人足够友好。其设计思路,就是对于新人来说,你发一些短的文字,也会有人给你点赞支持。这样的行为门槛是足够低的。

 

同时问题也出现了,因为足够低的门槛,导致水化极其严重。其推荐列表推的内容基本上都是「水文」,90%以上的内容,一点营养都没有。

 

而前期释放进来的机器人,导致很多号控,进一步撸羊毛。

 

整个社区陷入到一种虚假的繁荣中。

 

对比支点的运营,就能看出两者的差距。支点也是以推短文类的内容为主,也涉及到大量的「水文」问题,但是其推荐机制慢慢收敛到币圈的「娱乐新闻」,以及一些项目内容。模仿微博生态的思路。

 

新闻的信息,对于大部分的币圈用户来说,还是有一定价值的。用户的围观价值。以及引入大量的项目方,

对于跟踪项目的进展,也有了渠道。

 

 

经过短暂的3天时间内测,4月28号知币app上线,内测期间用户积极踊跃,基本上一天时间都在知币了。用户给予的评价是“丝般顺滑,一股清流”。当时印象最深的是一个ID为“张大狗”的用户,简直是知币第一段子手。

 

只有短短的3天内测,然后就开放。这时候涌入的用户带着的是币圈撸币的认知,社区氛围根本没建立起来。这时候的内容走向也基本上是随机状态。

 

在社区的形成过程中有个规律:三同一反,同地理、同兴趣、同年龄,性别相反。

 

在三同里面,社区最容易控制的是同兴趣。当然也有从地理入手的,比如约炮神器陌陌。同兴趣意味着在社区初期的话题要足够窄,而同时即使窄,内容深度又要足够深。比如,互联网领域。比如,区块链领域。都有这样的特点。毕竟区块链项目如此之多,甚至有社区想更细化垂直,只做项目的分析。

 

对于这种社区形成没有基本认知,过早放开话题的社区,必然意味着,社区中的人无法找到自己的同好。如果看到的信息都是自己不感兴趣的,流失其实是必然。

 

与互联网直接流失不同,币圈的项目流失表现就是,完成每天的领币任务而已,然后再慢慢的连领币任务做的越来越少,最后流失。

 

3.繁华之后的冷寂

 

项目一旦开始往走下坡路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

 

比如,凡客,品牌大家都知道但是用户量却越来越少。投资人对你的认可度也越来越低。

 

连雷军这种高段位的高手,面对小米下滑时,也要亲自出马搞定供应链,用MIX实现了翻身。如果没有这一仗,小米早就败了。当时都已经传出内部团队已经有很多人要离职了,军心不稳。

 

当时媒体都不看好,也都是基于一个规律,就是一旦出现下滑,很难翻身。而小米销量的惊艳翻身,一下子获得真正的口碑,获得了认可。

 

当时开心网就面临这个问题,程炳皓回忆起来也是心有余悸:

 

 

一家从高峰开始下滑的公司,背了一个巨大的包袱,过去的成功,可能转化为负资产。一方面,每天都是用户活跃度下滑,每天都有挫败感,士气低落,另一方面,又容易产生“你们看我再憋个大招”这种心态,失去了平常心。所以,一家曾经成功又走下坡的公司,要再起飞,非常的难。有一段时间,我们的一位友商,经常在市场上散布“从来没有起来又下去的公司,再起来过,所以,开心网肯定完蛋了”,说得是有道理的。

 

而开心网最终也没有在其高峰期转型成功,最终折腾了好久,抓住了游戏这个赛道,实现了转型,获得了稳定的营收。然后,程炳皓也将公司卖掉了。

 

而知币的问题从上交易所就开始爆发出来:

 

 

ZIB 6月22日正式上架交易,开盘价一度冲到2块,团队成员纷纷表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天中午我还跟合伙人杨东旺吃了一顿海鲜饭,我说咱俩庆祝一下吧,总算对之前两个月选择知币的用户有个交代了。

 

很多项目根本不理解上交易所的真谛:上交易所=变现。

 

不只是项目方的投资人可以变现,不只是项目方自己可以变现,而是只要持有代币的用户就能变现。

 

意味着每天释放的代币+前期空投的代币都有抛盘的压力。

 

谁才会接盘呢?

 

投机用户+对项目长期看好,能获得代币回报

 

投机用户依赖于大环境,也就是币圈牛市。而知币确实没赶上,只赶上了一个牛市尾巴,就进入到熊市。开

始跌跌不休。这个时候,也是考验操盘手对于币圈宏观环境把握能力。但是从信中明显看出,对方对于币圈宏观理解很浅,只盯着自己心中的成本线。

 

 

在用户提现流入市场之前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币价都是维持在4毛左右的,众所周知我们当时给ZIB的锚定价格是2毛,所以我们觉得还算满意,但是曾有人建议我把币价砸到一分,收割用户手里的ETH,作为项目收入,然后再从1分每天上涨,做市继续收割,我是拒绝的,因为第一我希望拥护知币的用户都能赚钱,不希望收割用户,第二我希望ZIB的价格保持在2毛以上,不要破发。但是随着矿工提现出来,不少矿工开始在x网卖币,到了7月2号,价格已经接近2毛,这时我做了接盘的决定,于是做市账户用公司本应用作项目运营用的钱购买了相应的ETH充入x网,我们在2毛左右接盘了大约100个ETH的ZIB,按当时的价格大约是三十几万人民币,可是矿工提现越来越多,我们守不住这个位置,于是转而退守1毛5,这个位置差不多又接盘了100个ETH,后来发现这个位置还是守不住,于是退守1毛,然后是7分。

 

直接导致自己运营资金被用户反向收割。毕竟你无偿送出去的代币,然后要以真金白金再接回来。

 

当市场往下走的时候,必然会形成恐慌,形成负向循环。但是第一波最核心的抛盘压力,就来自于初期的羊

毛党。

 

而等到守不住的时候,才发现要处理羊毛党问题,直接导致了羊毛党进一步纷纷逃窜,以及政策对于正常用

户的波及,让正常用户也没办法在生态中活下去了。

 

 

当时团队手里还有大约50万人民币的资金可以用来做市,我们最终做了两个昏头的决定,一是严查撸羊毛行为,降低卖盘压力,二是发布公告7分收币缓解二级市场卖单。当时公司账上的资金还够7分回购两个月的,而同时按照约定的日期,如果大资金进来,按照当时每天挖矿30万ZIB计算的话,每天全部回购是2.1万元,项目完全可以承担。所以最终,我们发布了那个令人遗憾的公告。以及开始了遭人恨的封号行为。

 

因为一旦预期改变,想要挽回是很难的。

 

当时就已经出现了正常用户的纷纷离开,而在提现上进一步的控制,导致了进一步的用户恐慌。

 

庞氏骗局在崩溃时有个表现,一个是出各种优惠政策,吸引更多的资金进来接盘。知币明显一直没有吸引到

新的资金进入交易市场接盘。另一个是封杀,各种措施限制提现。这个部分,知币采用了各种方法,比如挖矿上只有他认可的用户才能挖矿等等。

 

这个时候出现,正常用户流失,团队人员动荡,资金匮乏,投资人资金进不来等等只是事情进一步恶化的结果。

 

开心网找到了游戏的突破口,获得了稳定的利润来源,虽然SNS基本上已经完蛋了,但是存留的用户足够以

支撑其团队活下来。

 

而知币依然处于一种摸索的阶段。想上更大的交易所,意味着花钱。想要接入广告系统,消耗代币,但是现

在的用户体量能否支撑的起来又是一个问题。代币价格又在持续下跌中,意味着对于留下的用户吸引力减弱等。

 

知币如果无法找到突破口,那么也许能活下来,只是就像凡客一样而已。

 

其实知币面临的问题,是所有区块链内容平台都面临的问题,只是知币过于激进,把自己折腾进去了。很多区块链内容平台代币还没有上交易所,有了很大的腾挪余地。但是没有现金流流入,却需要大量的现金流支出。

如果前期融资额度不够,通证经济的设计上,又压制了再次融资的能力。毕竟纯互联网项目可以ABCDE轮一直融资下去变成独角兽,只要投资方相信你行就可以。

而现在区块链的项目不仅是要投资人相信,还要生态参与者也能相信你可以,否则投资人也不会傻到给项目方输血,让用户在交易市场收割项目方和投资人。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只要免费网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版文章由币乎、知币、币车等内容社区转载而来
  • 如您是文章原作者,对本站转载有异议,请联系删除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