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间常把国内的“币圈”比喻为娱乐圈。

尽管许多圈内人并不同意这样的污名化,但是两者其实确有诸多相似之处:☛抖戏app公测,注册每天分红20元☚

一是都被资本搞得乌烟瘴气;

二是眼球都跟不上撕逼的速度;

三是谁都无法占据头条超过一周。

这不,在李笑来与陈伟星的闹剧在上周以诉诸法律而收场后,张健的FCoin与赵长鹏的币安抢到了币圈聚光灯的C位。币安无疑是三个头部交易所当中“护城河”最浅的。但是,币安也绝不是没有“护城河”,其就在于赵长鹏的人设——加拿大人——三界之外、绝不招安的赵长鹏。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于,较之于火币与OKex,币安几乎是一个不设防的“堡垒”。因为成立时间较晚的币安尚未形成有效地生态布局,而非常依赖于“韭菜”的流量。而这正是FCoin要想实现弯道超车必须争夺下来的关隘。

 

火币的生态布局是垂直的,而OKex的生态布局则是横向的。两者都从2014年开始进行生态布局,前者的布局包括区块链媒体(例如金色财经)、钱包(例如库神钱包)、区块链的矿池以及研究院等等:而后者则是通过实际控股新三板的华正联意图借壳上市,走上合规化的道路。

 

而到了2018年,火币则形成了从区块链技术研究到区块链项目孵化再到项目宣传以及上HADAX——火币“创业板”以及火币交易所——主板的整个生态网络。不仅如此,火币还推出了自己的公链,以期望打造一个属于其平台币HT的、闭环的经济生态。火币的经济生态已经初具规模,不可谓不深,亦不可谓不厚。

 

同样的,OKex在寻求“向右”——向传统资管模式靠拢的同时,也在布局区块链生态。OK资本曾透露,其投资重点是布局底层基础设施,重点关注项目的技术创新点和技术积累,具体关注方向有底层加密通信项目、解决计算存储的项目和向开发者提供更加友好的开发工具中间件的项目。

一位和赵长鹏曾有接触的投资人曾向悟空表示,区块链领域大多数团队只是追求信息或者技术层面的去中心化,但唯有赵长鹏掌控下的币安在追求实际层面上的去中心化。

作为中国背景的三大虚拟货币交易所,火币网及 OKcoin 一直都在国内,这两家交易所一直都在试图寻找合规运营的机会,火币甚至寄望于能够在海南新政中为虚拟币交易所寻找一个出口。

但币安和两个竞争对手截然不同,赵长鹏长期旅居海外,对于全球各地的橄榄枝也并不感冒,某种意义上,这家公司正在追求一种在全球范围内对抗监管的状态。

就在 5 月 7 日,赵长鹏在其个人博客就发布的一篇《ICO——不仅是最好要有,而是必须要有》的文章中再次鼓吹 ICO,“如果您当地的法律不允许 ICO,您是否会搬到不同的国家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在去年 9 月中国政府公开否定 ICO 后,罕有区块链业内人士公开唱反调,避谈 ICO 已经成了业内常态,赵长鹏的高调反击或许意味着币安已经基本放弃了在国内追求合法地位的努力。

 

就算到目前,赵长鹏的币安也只是在马耳他、百慕大、日本与台湾间摆着监管的“龙门阵”,谁也不知道币安会不会正式接受招安。

或许币安CMO何一的话才是赵长鹏真实的想法,“币安都做链了,以后没公司了”。2018年3月,币安宣布Binance Chain,旨在让项目方能够自主地通过获得社群认可进入交易所进行交易。简而言之,币安想让社群成员拥有判断项目好坏的决定权,而非资本方。如此一来,币安根本不需要进行中心化运作。

换而言之,当火币与OKex都为了寻求上岸而无法坚持其去中心化的本心的时候,超乎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赵长鹏倒更秉承着去中心化的初心,砥砺前行着。